現在時間: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咨詢快報  理論前沿

塞浦路斯“新模板”改變金融潛規則 發布時間:2013-04-03   來源:中國證券報 張捷    瀏覽:1
    塞浦路斯對存款征稅和申請救助,引發新一輪歐債問題,塞浦路斯的舉動已經成為全球的焦點。歐元集團主席迪塞布洛姆稱,塞國援助交易可能成為歐元區解決銀行業問題的一個新模板。對于塞浦路斯的問題,把解決此問題前所未有的方式變成所謂的新模式。這個模式的意義就在于改變金融規則,具有巨大的利益輸送性質。

    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西方普遍的思維是不斷寬松的貨幣政策,但歐洲雖然制定了可能寬松的救助機制,但這個寬松的機制一直沒有運行,取代的是德國為首的核心國家不斷要求他國進行緊縮。歐洲對于寬松有什么顧慮呢?美國美聯儲最近也有停止QE的討論,雖然在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的力挺之下,這個討論暫時停止了。美國獲利巨大的QE,他們為什么也有顧慮呢?這個顧慮就是資源的價格。西方之所以能夠不斷的寬松就是資源價格的不漲?,F在世界大宗商品是熊市,如果資源價格暴漲,對于歐美這些資源消費國來說是得不償失的,等于把大量的財富送給資源國家,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石油危機的損害他們是非常有經驗的。

    對塞浦路斯的存款征稅,更大好處就是直接的消滅了貨幣,通過征稅償還國債,貨幣數量因此而減少,這是政府緊縮財政所沒有的效果。政府緊縮財政不會帶來貨幣數量增減,貨幣數量沒有減下來,通脹壓力就不會降低,此舉可以大規模降低貨幣數量,這會有擴大的效應。因為在外匯市場開放之下,還有大量貨幣被兌換成其他外國貨幣或者直接把國內的貨幣存儲到國外,使國內的貨幣數量降低,從而降低國內通脹壓力,因此這個模式超出了我們所理解的歐洲危機最終解決的原有思路。原來我們覺得會是違約賴賬或者巨大通脹埋單,但是如果這樣,社會問題會巨大,同時會讓資源價格“上天”。面對可能暴漲的資源價格,歐洲負擔能力更弱,因為歐洲生產制造能力有限,獲取必要資源艱難,歐洲也沒有美國以及北美自由貿易區那樣多的資源,更欠缺美國這樣的全球資源控制能力,資源價格若暴漲將是長期無可逆轉的災難。因此,歐洲建立征收存款的新模式是可以想見的,大量歐洲貨幣會去其他地方,美元在歐洲的市場也會萎縮,大量在歐洲的美元也是要被征稅的,這使得熱錢也因為成本和風險巨大難以進入。

    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征稅過后,歐洲也會如中國一樣,日常經濟活動現金交易大大增加。但不同于中國的是,西方銀行是對于現金收取鑄幣稅的,也就是說現鈔和現匯是有差價的,這個差價可以達到3%,因此VISA等信用卡機構收取2%的傭金老百姓都可以接受,大量現金交易在西方就是不斷給銀行交納鑄幣稅,這是西方銀行的主要收入來源,這也是中外銀行的差別。中國的銀行主要是息差利息稅,西方銀行主要是基于鈔匯差價保障的中間代理業務收入,因此現金模式會給西方銀行帶來大量收入。不要說這個舉動會摧毀銀行業,實際上你已經離不開銀行和貨幣,不存款了但交易離不開銀行的結算、清算、匯兌等金融服務,多次鈔現差價的收取,比收稅一點也不少。這樣的政策將使銀行更加側重于中間代理業務,銀行的息差來源減少存款減少,直接融資的比例將增加,歐洲的金融模式將改變。

    這個政策還會加劇歐洲的分化,德國這樣在危機中表現不錯的國家會吸引大量貨幣資本流入,能夠取得比歐盟其他國家更大的發展優勢,等于是別人緊縮德國寬松的差別化對待,但對于歐洲的“五豬”國家來說,現金貨幣會大量流出,造成這些國家的資產價格降低,未來資產重組也有利于國際資本進去漁利。因此,這個政策背后引發的博弈更重要,引發的金融資產波動帶動了國際金融利益的再分配。

    這個模式對中國也是影響很大的。因為存款征稅把存款和熱錢趕向世界,中國可能面臨更大的熱錢輸入性通脹壓力,引發中國政策調控貨幣緊縮的風險,而中國的出口商品歐洲是主要市場,歐洲由于貨幣外流后反而會有通縮的壓力,這一正一負的變化大大的擠壓了中國出口歐洲的收入和利潤。中國當前的息差金融模式與西方的中間代理傭金的金融模式之間的套利空間也進一步的放大。雖然是一個塞浦路斯,但是這個模式卻是要有全球影響的。

    因此塞浦路斯雖然是一個小國,但也是國際避稅港、離岸港和西方金融中心,它的變化是有全球影響的,尤其是它成為一個“試驗田”以后,這更是超越一個國家進行全球金融博弈的大思路,會影響到全球金融博弈的方式和格局。對此應當高度重視,這可能會建立一種新的金融潛規則,我們一定要做好應對的準備。


?
國家工信部| 中國中小企業信息網| 浙江社科網| 浙江省中小企業局| 浙江工業大學|

管理入口 | 聯系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免責條款 |
版權所有:中國中小企業學院  2010-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09009665號-4  

三级黄色片_黄页网站免费频道大全_日产中文字幕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